《指環王》導演拍攝紀念一戰紀錄片 《他們已不再變老》

內蒙古廣播網 劉迅2019-11-06 10:14
瀏覽

  《指環王》導演花費四年拍攝紀念一戰紀錄片 《他們已不再變老》 彩色復原重新配音 3D再現

  老兵會死,但他們永不凋零

  導演彼得·杰克遜因執導《指環王》三部曲和《霍比特人》三部曲而被觀眾熟知,憑借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與神級技術為全球觀眾創造了瑰麗奇幻的中土世界。彼得·杰克遜的祖父曾經參加過一戰,幼年時的他就發現家中的書架上擺放著滿滿的關于一戰的書,耳濡目染之下,拍一部關于一戰的電影也成為這位大導心中的夢想。

  最終,夢想實現了,彼得·杰克遜導演的戰爭紀錄片《他們已不再變老》將于11月11日(一戰結束一百零一周年紀念日)在全國藝聯專線上映,影片由華納兄弟影業出品,電影聚焦于1914年至1918年一戰士兵的日常生活。片中大部分史料均為首次公開,制作團隊應用最頂尖修復、上色及3D技術,將百年前影像進行全彩修復并重新加入聲效,以英國老兵口述史為旁白,還原一戰士兵遭遇和感受。  

  這部紀錄片就像是歷史的匕首,剖開了戰爭真實的腑臟。銀幕上那舊影像的粗糲,也硌得人心里很痛。這些口述者們,死神曾經注視過他們的眼睛,他們活了下來,然而,當他們經歷了人生的極致考驗后,回到家鄉卻面臨著忽視與遺忘,虛無與孤獨,他們終于不再因站直身體而被射擊,卻已經找不到自己到底為何而戰。

  而這,也是打動彼得·杰克遜,讓他為了這部紀錄片付出了四年光陰打磨的原因。

  600小時老兵訪談撥開時間迷霧

  彼得·杰克遜說他拍的電影總有影射自己的影子,所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個人化,但《他們已不再變老》仍是一部不同于以往的“另一種類型的個人化電影”。因為這部電影是他向祖父的致敬之作,“我的祖父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從頭到尾地參與了這場戰爭。事實上,在一戰開始的四年前,他是英國陸軍的一名職業軍人。戰后他本想留在軍隊里的,但是在1919年被診斷出身體健康問題,原因是他的身體在戰后急速惡化。1930年,我父親只有10歲,他就要背著我的祖父上樓,因為祖父自己沒辦法上樓。祖父于1940年去世。不幸的是,我沒有祖父的任何記錄——沒有任何信件,也沒有日記,只有幾張照片。”

  杰克遜的成長過程中,家里的書架上擺滿了一戰的書籍,所以這是他一生的興趣所在。“多年來,很多人問我是否想拍一部關于一戰的電影,但有趣的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拍一部關于這場戰爭的好萊塢大片。當帝國戰爭博物館讓我使用他們的原始膠片,然后我們找到了修復這些膠片的方法之時,我覺得我等待多年的一戰電影就是它了。”

  大約五年前,帝國戰爭博物館問杰克遜是否有興趣為一戰停戰100周年拍攝一部紀錄片,他們對杰克遜提出的唯一要求是,杰克遜必須使用他們的館藏膠片。帝國戰爭博物館保存著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拍攝的最偉大的原始影像檔案之一——至少有2200小時的珍貴館藏。他們的另一個訴求是,想讓這些膠片以一種新鮮且原汁原味的方式被呈現。

  拍攝《他們已不再變老》為了紀念一戰,也為了更好地了解祖父,杰克遜說:“當我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我覺得這是我了解他所經歷的機會。因為我從那600小時退伍軍人的音頻中懂得了一件事,就是他們有多么驚人的相似。他們吃同樣的食物;他們都必須對付虱子和老鼠,他們都必須處理炮擊事件。”

  《他們已不再變老》的片名來自英國著名詩人勞倫斯·比尼恩。在一戰中的1914年,他撰寫了《謹獻給陣亡將士》,其中有幾句名句:他們不會變老;歲月沒有留下滄桑的痕跡;每當夕陽西下,朝陽升起,我們都將紀念他們。

  影片的主人公們是參與一戰的無名士兵,彼得·杰克遜施以“魔法”,讓塵封在博物館中的黑白史料恢復生機,讓被時間遺忘的戰場記憶回歸銀幕。影片唯一的旁白,是來自曾經參戰的老兵自己——而這些娓娓道來的旁白,都挑選自超過600小時的英國廣播公司和英國帝國戰爭博物館保存的老兵訪談素材,被存放于“結束所有戰爭的戰爭”名錄里。

  之所以要找親歷者來說旁白,是因為杰克遜在修復影像時,覺得這些人的臉龐如此清晰,“我確定旁白需要是親歷者的聲音,而不是由歷史學家或是主持人來講述一戰。旁白應該是能向我們描述戰爭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所以我們回到帝國戰爭博物館和英國廣播公司,請他們提供采訪錄音或是一戰老兵口述歷史的音頻素材。令人驚訝的是,我們最后獲得了600小時的老兵訪談音頻,涵蓋了250到300個不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