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頻|早聊(2019.11.10)

內蒙古廣播網 劉迅2019-11-10 09:18
瀏覽

  嗨,早上好,早聊的聽眾朋友。今天是11月10日星期日,我是大家的老朋友王坤。今天啊我們聊一聊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朔方和塞外"。這兩個地名究竟在哪?是同一個地方嗎?

  “朔方的雪花在紛飛之后,卻永遠如粉,如沙,他們決不粘連,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這樣……”

  在《雪》中,魯迅先生通過對江南雪景柔美和北方雪景壯美的細致描繪,表達了他對北方的雪的喜愛之情。但魯迅先生筆下的朔方,到底是哪里?

  朔方,是中國古代的歷史文化名城,早在先秦時就已經建置朔方郡。當時,朔方郡所在的內蒙古河套地區,在戰國時稱為河南地以及北假,原為趙國領地。趙武靈王二十六年(前300年),趙國“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修筑九原郡,此為河套地區建置之始。其后,趙國衰落,河南地被匈奴占據。

  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遣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擊胡,略取河南地”“以為三十四縣,城河上為塞”,號為“新秦”,即漢代之朔方、五原二郡。

  西漢時,朔方郡轄境大致相當于今天內蒙古河套西北部及后套一帶(鄂爾多斯西部及巴彥淖爾西南部),即秦代九原郡的西半部,時稱“新秦中”,郡治在朔方縣,其東為五原郡,西、北與匈奴為鄰。郡西有雞鹿塞(今巴彥淖爾磴口縣沙金套海蘇木太陽廟山哈隆格乃山口),北有高闕塞(今巴彥淖爾烏拉特后旗呼和溫都爾鎮狼山大巴圖溝口),是陰山一帶漢與匈奴來往的重要通道,昭君出塞的故事就發生于此。漢成帝竟寧元年(前33年),王昭君出雞鹿塞北入匈奴。

  除了朔方,在文學作品中,“塞外”也經常出現。比如,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那么,朔方和塞外是同一個地方嗎?

  “塞”指長城要塞,塞外指今內蒙古中部和西部一帶。不過,從古至今,關于塞外的說法并不統一,狹義地講,塞外是指西域的東部、河套地區、寧夏一帶。

  大雪紛飛出塞外,戰馬嘶鳴雁門關——在這塵土飛揚、英雄輩出的古戰場,趙武靈王、衛青、霍去病、拓跋王朝、楊家將、蕭太后、藍玉……多少歷史人物演繹了多少驚心動魄、可以載入史冊的歷史故事。

  先從春秋戰國時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歷史說起。當時,趙武靈王在抗擊胡人入侵的戰斗中,發現胡人身穿短衣,騎著快馬射箭,遠比趙國軍隊身穿盔甲、駕馭戰車的戰斗力強。于是,他召集大臣議論國事,想學習胡服騎射,加強軍隊戰斗力,但群臣以中原文明不應效法野蠻胡人為由紛紛反對。趙武靈王堅持認為衣服是為了使用方便,禮教是為了行事方便,,圣人審時度勢而制定禮法,其目的是為了富國強民,在國家生死危亡時刻,必須適應形勢發展需要。于是,趙武靈王克服重重阻力向全國頒發詔諭,命令百姓穿起胡服,學習騎馬射箭。不久,趙國便訓練出一支強大的軍隊,用武力把疆土一直擴展到河北省北部、山西北部和內蒙古托縣一帶地區,成為春秋戰國七大強國。

  同趙武靈王一樣,北魏孝文帝拓跋宏也是一位敢于改革的君主。他親政后,為了擺脫鮮卑保守勢力的影響,加強對中原地區的控制,作出了一個向文明先進的漢人學習、百萬鮮卑人從大同遷都洛陽的重大決定,但這個決定卻遭到了很多王公大臣的反對,連太子都謀反。孝文帝最終以血的代價完成了改革宏愿。

  遷都洛陽后,他頒旨規定,遷來的人一律改為洛陽籍貫,死后要葬在洛陽北邙山,以漢服代替鮮卑服,朝中禁用鮮卑語,改鮮卑姓為漢姓,提倡鮮卑貴族同漢人士族通婚。他自己就娶了崔、盧、鄭、王四姓的女子做正妻,并把幾個公主都嫁給漢族大姓。孝文帝拓跋宏的一系列改革,推動了北魏王朝政治和經濟的向前發展,促進了鮮卑族同漢族的融合,使鮮卑族進一步漢化。孝文帝以改革的決心以及高瞻遠矚的眼光,緩和了民族矛盾,鞏固了封建統治,更促進了民族的大融合。

  因此,廣義上講,朔方不僅指歷史上的朔方郡一帶,更被后人泛指北方。塞外,狹義上指長城以北,現也被泛指北方。

  幾千年過去了,“朔方”“塞外”這兩個歷史上的地理名詞常常在文學作品中出現,也已有了更廣泛的內涵,在朔方和塞外發生的歷史故事卻流傳了下來,而在祖國的北部邊疆,后人繼續書寫著更多的故事。

  (文案 王坤 實習生 梁艷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