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愛涉毒到無知販毒 女子逃亡十年自毀前程

內蒙古廣播網 劉迅2019-11-10 11:52
瀏覽

  中新網臺州11月10日電(記者 范宇斌 通訊員 曹紅兵)33歲的阿紅(化名)自學完成大學學業,后來和丈夫攜手辦起工程運輸隊,資產千萬。但卻遭遇寒流,企業破產,負債累累,之后加入互聯網公司,從基層業務員干起,如今成為高管。看似勵志人生的背后,卻有另一番苦楚。  

  10日,記者從浙江省仙居縣公安局獲獲悉,2008年仙居警方打掉一個以阿明(化名)為首的吸販毒團伙,其前女友曾幫他送過毒品,卻在警方抓捕前2個月消失了。日前,仙居禁毒民警在河北將這名前女友阿紅抓捕歸案。

  因愛涉毒

  19歲那年,性格開朗、相貌秀美的阿紅受小姐妹之邀,到仙居一家KTV上班。

  第一天應聘,阿紅就偶遇了阿明。年少懵懂的她,被高大帥氣的阿明迷住了。阿明溫柔體貼,以為遇到了真愛的阿紅義無反顧地投入了他的懷抱,憧憬著和阿明成家立業,好好過日子。

  可很快,阿紅發現自己的心上人吸毒。在阿明有目的的慫恿下,阿紅第一次接觸了毒品——搖頭丸。上癮后,阿明又哄騙她說吸食冰毒能戒掉搖頭丸的癮。

  為了愛,阿紅開始吸毒。第一次,她整整三天三夜沒合眼,頭皮發麻,全身發冷汗,精神也莫名亢奮。

  從開始時一兩天一次,到后來的一天一次,阿紅對毒品的依賴越來越強,每天早上醒來吸兩口,白天吸幾口,甚至睡前也要吸幾口。與此同時,阿紅的身體機能快速衰弱,脾氣越來越暴躁,記憶力也越來越差。

  發展到后來,阿紅每天都覺得沒力氣,一門心思惦記著毒品;總覺得指甲里長了東西,不停地用嘴啃,最后把每個指甲都啃光了;還覺得臉上有蟲子在爬,拿針對著鏡子不停地挑;經常睡不著,最長的一次是七天七夜合不上眼……

  無知販毒

  那時候,阿明也露出了真面目,沉溺毒品的同時到處花天酒地。阿紅懷了孩子,阿明卻讓她打掉,說吸過毒不能要孩子,奔著愛情去的阿紅很傷心,爭吵打架成了家常便飯。

  阿明也越發暴力,一言不合就拳打腳踢,還要求阿紅送毒品,否則就不提供毒品給她吸,被毒魔控制的阿紅只能做了幫兇。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多,隨著家暴愈來愈多,被愛情沖昏頭的阿紅漸漸清醒過來。一次爭吵中,阿明將阿紅掐暈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揚長而去,蘇醒過來的阿紅對阿明徹底死了心。

  阿紅逃回安徽老家,找了個偏僻地方躲起來,開始漫長而又痛苦的戒毒。每天躺在床上,一旦毒癮上來,體內如有萬千螞蟻在啃噬。至今提起,阿紅臉上的肌肉都會不由自主地抖動。

  在阿紅逃走2個月后,阿明販毒團伙被仙居警方摧毀。2009年的一天,阿紅得知她被公安機關列為犯罪嫌疑人。惶恐不安的阿紅隱姓埋名,開始了長達10年的逃亡。

  這一過程中,她結了婚。可面對寵愛自己的丈夫,阿紅既不敢如實相告,也不敢說出過往經歷。

  逃亡十年

  面對民警,阿紅再三說出心聲:“如果不是當年無知沾染了毒品,如果成了逃犯不心存僥幸勇敢面對,我的人生本可以足夠精彩。”

  在老家戒毒一段時間后,得知自己成了逃犯,阿紅先是躲到河南,徹底脫離毒品圈。憑借毅力,阿紅耗時一年,慢慢戒掉了毒癮。身體稍有好轉后,她趁全國人口普查之際,用假名辦了張身份證。

  努力戒毒的同時,阿紅通過自學完成大學學業,考取了會計等專業資格證,還邂逅了現在的愛人。婚后二人瞅準商機,辦起工程運輸隊并不斷壯大,最多時擁有數十輛大型工程車,資產上千萬。

  日子一天天變好,可噩夢般的過往卻時時折磨著阿紅。2014年,她偷偷將1萬元打到仙居一家律師事務所,咨詢相關司法事宜,準備與過往做個徹底了斷。

  2015年,阿紅家的企業遭遇行業寒流,一夜破產,還背上巨額債務,阿紅和丈夫為此四處躲債。

  從坐擁萬貫資產,到淪為千萬“負翁”,面對頹廢的丈夫,阿紅默默擔起家庭重擔。她加入互聯網企業,從最基層的業務員干起,一步步做到了年薪數十萬元的高管。

  幾個月前,阿紅得知公安機關正在開展“云劍”行動,她再次動了自首的念頭。可是,當時公司業務繁忙,加上心存僥幸,她還是沒能下定決心。

  “如果我早點自首就好了。因為害怕進看守所,也舍不得來之不易的生活,更擔心老公知道自己不堪的過往,我最終沒勇氣做出正確的選擇。”阿紅懊悔不已。(完)

 

【編輯:劉歡】